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书画巡展 >

中国画传统之我见

2015-02-10 10:43 来源:未知 作者:爱新觉罗·溥山 点击:

    传”,现代汉语词典里的解释是动词,有传递、传送、传授、留传等意思。“统”,本意是丝的头绪,引申义有系统、体统、纲纪、首领、本源、率领、总括、全部、统一等。在表达事物的相互联系的意思时,有“传统”一词。
 
由此可见,我们在理解“传统”时,应该是动态的而非静态的,应该是全面的而非片面的,应该是系统的而非零碎的,不仅是纵向的而也应该是横向的。那么,理解中国画传统也应如此。
 
    中国画传统应包括物质层面和精神层面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艺术家(包含理论家)在实践基础上积累起来的知识理论体系与技法技巧体系,此属于物质层面范畴,二是由艺术家成长的环境,创作经验、学识浸润出来的个人修养、人生态度、价值观念体系,此属于精神层面范畴。理解中国画传统,还应该把握以下三个内涵:
 
   第一 中国画的程式画法。中国画的程式画法是历代画家智慧的结晶,也是学习中国画的门径。中国画是用毛笔和墨画的,所以中国画离不开笔法和墨法以及用笔墨来表现物象,这些笔法和墨法以及用笔墨表现物象的方法就构成了中国画的程式画法。中国画历来重视用线,画不同的线用不同的描法,古人总结出高古游丝描、春蚕吐丝描、铁线描、兰叶描、颤笔描、钉头鼠尾描等十八种描法;染法有分染、罩染、晕染、渲染、接染、高染等;用毛笔的方法有中锋、侧锋、拖锋、逆锋等;墨有焦墨、浓墨、重墨、淡墨、清墨、宿墨等;墨法有泼墨、破墨、积墨等;画石头古人总结出各种皴法,如披麻皴、荷叶皴、解索皴、牛毛皴、折带皴、卷云皴、米点皴、豆瓣皴、马牙皴、鬼脸皴、斧劈皴、拖泥带水皴等;画树叶的方法有点叶法和夹叶法;点叶法有大混点、小混点、垂点、横点、竹叶点、椿叶点、梅花点、个字点、分字点、攒三聚五点等;夹叶法用双勾,有菊花叶、梧桐叶、圈叶、椿叶等。这些是中国画里最基本的元素,随着中国画的发展,中国画的技法越来越丰富,越来越完善。中国画里的这些程式画法犹如戏曲里的扮相、舞蹈里的造型、武术里的招式,在中国画的传统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第二, 中国艺术的精神。既然要动态的理解中国画传统,那么贯穿这个动态的主线便是中国艺术的精神。《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自强不息与厚德载物是中国文化的主要方面,同时也是中国艺术精神的主要方面。中国文化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包容性,有一种海纳百川的气量,无论是儒、道、释还是其余各杂家,都能在这里得到很好的统一。《道德经》洋洋洒洒五千言,对中华民族的性格形成与稳定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无论是儒家、佛家、程朱理学、阳明心学等都受到《道德经》的影响,这些学说互相影响,彼此相融,共同铸就了中国的品格。
 
    第三, 艺术家的创作态度和创新精神。凡历史上有成就的艺术家,无不是有着积极的创作态度和执着的艺术追求。他们不仅选择地继承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而且有着主动的创新精神。他们在艺术上所做的努力,让中国艺术之花更加灿烂。拿山水画的发展来说,唐朝李思训、李昭道父子发展了隋朝展子虔的青绿画法,而宋朝的王希孟把这种画法推向顶峰。唐代王维一改青绿画法,始创了水墨画法,继而许多画家继承并发展了水墨画法,并一步步把水墨画的笔墨推向极致。荆浩在总结前人绘画的基础上,结合对太行洪谷的体会,创作出山重水复、大气磅礴的《匡庐图》。范宽更是如此,他久居终南山,曾多次不怕辛苦,深山探景,终于创作出美术史上的扛鼎之作《溪山行旅图》,该图正中间有一面大山扑面而来,此山厚重而空灵,线条凝重而不失变化,力能扛鼎,笔墨层次丰富。山下有一溪水蜿蜒而至,暮色中一旅行人赶驴挑担而行,与巍峨的大山相比显得非常渺小。此图一改前人皴法,自成一面,创造出新的皴法,这种皴法适合表现山石的体积和分量感,是范宽长期观察自然并结合自己的笔墨经验体悟的结果,其用笔短而有力,形似雨点,后人称之为“雨点皴”。巨然发展了董源的披麻皴,世人将他们并称“董巨”。马远、夏圭发展了李唐的斧劈皴,王蒙发展了披麻皴,创造牛毛皴、解索皴,倪瓒创造折带皴等等。在这里,笔者并不是也不想罗列美术史,只是通过点出这些史实来说明传统艺术家在艺术创新或者说是艺术创造上所做出的努力,他们是不乏—确切的说是完全具备创新精神的,这也符合自强不息的中国文化精神。一提到学习中国画的传统,人们会把思想定位在继承古人的笔墨上,这就犯了片面主义的错误,这种看法是静止的,是狭隘的。中国画的传统里有继承,有发展,更有创新,最重要的是一种孜孜以求、自强不息的生命精神。清初“四王”是古人笔墨继承的集大成者,而渐江在继承的基础上又师法自然,坦言称“敢言天地是吾师”,创造出具有强烈艺术特征的个人风格,石涛“搜尽奇峰打草稿”,创造出与古人完全不同的笔墨样式,八大山人的作品风格怪异,有强烈的个人风格特征,山水作品“墨痕无多泪眼多”,花鸟作品“白眼看世界”,用作品来表达他内心的感受,如此等等。无论是他们的作品面貌,他们的创作理论,还是他们在艺术追求上所做出的努力,都应该包含在中国绘画的传统里。
 
    概言之,理解中国画的传统,应该全方位的去理解,继承,发展与创新一样都不能少,尤其要发扬贯穿在继承、发展和创新整个艺术活动过程中的中国艺术精神,然后身体力行,为中国画的发展做出贡献。
 

[责任编辑:方勇]